联系人:慕容明月
电 话:124324567980-
手机号:12346132768985
传 真:765434657687
地 址:地球人
  物价两重分化格局下的政策选择>>您当前位置:官网首页 > 行业新闻 >

物价两重分化格局下的政策选择

作者: 时间:2019-09-10 20:50

  当前物价运行出现两个分化,一是CPIPPI分化,二是CPI中的食品价格和非食品价格出现分化。内外需求走弱是导致PPI和非食品类消费品价格下行的主要原因,意味着宏观政策仍有进一步加大逆周期调节的必要。而稳增长、扩内需又要有所侧重,避免进一步推升食品类消费品价格。

  当前物价运行呈现两重分化格局。首先,CPI上翘而PPI下跌,二者走势持续分化,呈剪刀差形态并且不断扩大。今年2月份CPI同比涨幅只有1.5%,之后持续攀升,7月份上涨到2.8%,创近17个月新高。PPI则走势相反,自2018年中以来涨幅持续下降,同比涨幅从4.7%下降到接近0的水平。今年7月,PPI同比下跌0.3%,是2016年三季度末以来再次出现负增长。

  其次,食品价格上升而非食品价格走低,CPI内部出现持续分化。年初以来,食品价格同比涨幅从1.9%上升到9.1%,创2012年初以来的高点,是CPI上升的主要原因。近期猪肉价格大幅飙升,预计食品价格仍将继续上升。而非食品价格涨幅连续4个月收窄,7月份同比上涨1.3%,是2016年7月以来低点。

  当前肉价上涨是拉动物价的首要原因。在CPI分类指数中,猪肉是涨幅最大的一类,7月猪肉价格同比上涨27%。作为我国首要的肉类食物来源,猪肉价格的持续快速上涨必将影响居民生活,也会波及与猪肉相关的其他领域,带来牛肉、羊肉、水产品、蛋类等替代性食品价格上涨,是关系到民生的重要问题。

  当前猪肉价格大幅上涨不是需求增长引起,而是由于供给不足。导致猪肉供给快速萎缩的原因主要有两个:一是猪生产周期,二是非洲猪瘟疫情。从2004年以来,猪肉价格波动已经走完三个完整周期,目前正处于新一轮的价格上涨周期。非洲猪瘟疫情则是此轮猪周期超预期波动的重要原因。未来猪肉价格仍有较强上涨预期,是拉动食品价格和CPI的首要原因。

  与猪肉价格上涨完全相反,工业品价格已经出现同比负增长。年初以来PPI新涨价因素仅为-0.5%。新涨价因素不足反映出工业领域需求偏弱。从外需来看,全球经济放缓影响我国制造业需求。从内需来看,国内投资增势较缓,制造业投资处于低位,房地产投资增速可能持续回落,给PPI带来下行压力。内外需求都比较弱,导致工业生产和投资预期下降,1-7月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增长5.8%,不但低于去年增速,也低于今年上半年经济增速。受需求减弱的影响,部分工业领域可能再次出现供过于求的产能过剩现象,主要集中在采掘、冶炼、粗加工等上游行业。

  消费领域的食品价格上升而非食品价格走低,表明除食品以外的终端需求偏弱。目前影响消费需求的有两大因素。一是汽车消费出现负增长。过去十几年是我国汽车消费的高速增长时期,随着汽车保有量的持续上升,叠加汽车补贴政策退潮,当前已经处于缓慢增长状态,甚至负增长。7月我国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增长7.6%,其中汽车消费的增速是-2.6%,剔除汽车以外的消费增长8.8%。二是与房地产相关的消费出现减弱。房地产政策收紧之后,受商品房销售面积增长放缓的影响,建筑及装潢材料类消费出现近10年来首次负增长,家具、家电类产品消费增速也有下降。房地产过度金融化导致居民按揭贷款等中长期负债攀升,居民部门杠杆水平持续上升,今年一季度末达到54.3%,削弱了消费能力。

  面对需求走弱和若隐若现的工业通缩压力,可能带来经济下行压力加大,宏观政策仍有进一步加大逆周期调节的必要。下半年宏观政策将持续偏向积极,扩大内需是重要工作,促进投资和消费的力度将加大。

  投资领域的重点是稳定制造业预期,全面落实制造企业减税降费,促进高技术制造业、高端装备制造业、新能源新材料制造业投资较快增长。加强基建补短板,下半年的重点在于城镇老旧小区改造、城乡物流设施建设、新农村建设、5G基础设施等。随着积极财政政策的落地,PPI有望逐渐走稳。

  消费领域的重点是激发文化和旅游消费潜力,解决消费供需不匹配问题。用改革办法扩大消费,促进消费转型升级,激发消费增长潜力。从假日经济、夜间经济等多维度探索消费增长点,丰富消费形态、降低景区门票价格、打击乱收费。对价格上涨的生活必需品加大补贴力度,对汽车限购政策要逐渐放宽。

  货币政策方面,应在边际放松的同时要防止结构性物价上涨。在需求走弱带来PPI和非食品价格涨幅下降的情况下,货币政策应继续边际放松,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,确保物价稳定不出现通缩风险。要加大结构性支持力度,更多采取支持民营企业的定向措施,提振市场信心。可以继续采取定向降准的做法,适当时候也可以考虑全面降准。考虑到全球性降息潮已经形成的外部环境,我国物价下行也为基准利率下调创造空间。但降息不是必选项,更重要的是疏通货币政策传导,引导市场利率下行。以LPR改革加快利率市场化,最终要切实降低实体经济特别是制造业的融资成本。

  与此同时,要保持战略定力,不能搞大水漫灌。把握好风险处置节奏和力度,在扩需求的同时严控地方债务再次过度膨胀。资产价格方面,要全力控制房价上涨,坚决遏制房地产泡沫的做法不能松动。消费品价格方面,重点遏制食品价格继续攀升,避免释放的流动性进入到食品流通环节。特别要稳定猪肉价格,不但要稳定养殖增加供给,也要防止过多的投机资金流入猪肉生产流通领域。




上一篇:区域新城的崛起
下一篇:没有了